情感口述

盲目自信,是你的可爱之处

情感口述

2020-01-13

来源:互联网

作者:佚名

阅读:

“盲目自信”,在我的人生前20年,是100%纯金的贬义词。

盲目自信,是你的可爱之处

“盲目自信”,在我的人生前20年,是100%纯金的贬义词。

我的少女时代,分数考得高,会被父母说盲目自信,因为既然不能保证次次都考这么高,就根本没资格因为一次高分而开心、自满、得意,甚至索要赞美。

分数考低了,那更不能说话了。我如果说,下次肯定能考好,又会被父母狠批盲目自信,但我要说下次一定考得更差,那肯定是脑袋进水。

在父母面前,沉默保平安,是我很早就学会的事。

我初中,开始爱打扮,尤其喜欢蕾丝、蝴蝶结。如今看来,审美的确一言难尽,但我似乎无师自通就知道每天在头发上扎一个蝴蝶结,能抵抗枯燥的学业,不善的同学,以及发飙的老师。

盲目自信,是你的可爱之处

有天早晨,我爸要送我去上学,我却在镜子前扎蝴蝶结,我爸说:“你长得像猪,扎朵花是准备过年?”在老家,年猪被杀之前,要戴朵大红花,所以你说亲人毒起来,是不是比鹤顶红还毒?

但亲人之间的好处是,毒着毒着就习惯了。小时候,被这么打击,我肯定也伤过心,但那时候我已经十几岁了,我爸这种直男式毒舌已经丝毫伤不到我。

我最后整理了一下辫子上的紫色蕾丝蝴蝶结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,跑下楼。

我爸骑在自行车上,一脚蹬着地,摇了摇头,说:“不知道你这种盲目自信劲儿,像谁!”

我爱我的父母,并且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,变得越来越爱。但我的原生家庭,跟那个时代中国大多数比较糟糕的原生家庭一样糟糕。

高一,我开始用粉底,有时候早晨赶时间,难免抹不均匀。他人看,或许是灾难,但在我看来,是从小就被小朋友戏称“黑人牙膏”、被亲戚称为“黑美人”的我,终于找到了逆袭变白之路。

什么黑牡丹、黑美人,总有人觉得我在后面加个好词,是夸你,但对我们这种天生黑黄皮姑娘来说,只要带一个“黑”字,你后面加天仙都没用。

那不过是大家为了给自己“红果果”的肤色歧视,强行找补而已。

粉底,让我坚决、彻底地对自己的肤色盲目自信起来。

盲目自信,是你的可爱之处

高考结束,我亲自挑选了一条荧光粉色的连衣裙,并且穿着这条裙子走进了武汉大学的校门。

后来我的大学闺蜜指出,她最开始接近我,不是因为喜欢我,而是纯属好奇。

作为武汉姑娘,她特别好奇为什么我一个来自于甘肃十八线小城的姑娘,可以一方面把脸上的粉底涂得乱七八糟,穿着荧光粉的连衣裙像一支行走的广告牌;另一方面却有种神奇的魔力,让人忍不住想知道,长你这样,牛气冲天的自信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啊……

所以,我闺蜜正式跟我聊天,问的第一个问题是,你家门口有沙漠吗,你是不是骑马上学?

亦舒师太说,林青霞的美,是美在她从不知道自己有多美;我闺蜜说,你的美,是美在从不知道自己有多丑。

作为一个高度近视却不喜欢戴眼镜的姑娘,我是大学三年级,戴了隐形眼镜以后,才知道自己以前的粉底涂得多么一言难尽。

可是没有关系啊,我那时候已经凭着牛气冲天的盲目自信,当班长了……

之所以想写这些,是昨天我家室友跟两个孩子一起,边看电脑边笑。我好奇啥事这么可笑,原来是在看我跟室友谈恋爱时拍的照片。

那时候的我,自认是深圳南山张艾嘉,喜欢穿文艺中式风。现在我知道,中式风完全不适合我,但那时候不知道啊。

所以在每张照片里,我都顶着一头乱长发、穿着流浪歌手式的破衣烂衫。本来就不是甜美的面相,偏偏特别喜欢作“面无表情”、“遍体伤痕”状,简直让人窒息。

我忍不住满怀歉意地拍着室友的肩膀说:“你那时候怎么爱上我的……”

室友指着一张最丑的照片,说:“你看你多自信。”

很多姑娘觉得,我优秀了,才能自信。其实自信是一种习惯,跟你优不优秀没有任何关系。

自信最原始的形态就是盲目自信。都说好生活不能等,自信这东西,也绝不能等。

你自信了,才容易让别人相信;你自信了,才会用更高的标准去要求自己。

盲目自信,是你的可爱之处

每个盲目自信的姑娘,心里都住着一个最好的自己。现在达不到没关系,只要盲目还在,自信不倒,总一天能达到。

这是我的故事,也希望是你们的故事。

相关阅读

情感口述